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

人类失去标准,世界将会怎样

2017年08月03日 10:42

  史蒂夫·乔布斯向来对自家产品的缺陷直言不讳,他对Adobe公司旗下Flash播放软件的抵制行为,在笔者看来却极其恶劣。众所周知的结果是:iPad没有使用Flash,而是选择了HTML5——一种源代码相对开放的视频格式。苹果公司的重压终于换来了Adobe的让步,后者宣称自己的发展方向将是HTML5。

  为什么现代人如此在乎标准?要知道,在商业领域,标准决定游戏规则。依靠行之有效的营销模式或是行业垄断,即使是有缺陷的标准也能一统江湖。一些标准的出现只不过是昙花一现,墨守成规反倒能让另一些标准拥有超长的生命力。为防止打字机因运转速度过快失灵而设计的柯蒂键盘(即今天无所不在的全键盘)便是后一种范例。

  从食品质量到汽油的辛烷值,标准在社会生产的方方面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世事难测,标准的确立至少让我们对生活多了几分把握,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烦,节省了决策的时间。即便如此,把标准提升到全局高度去探讨的情形还是不常见。譬如,假定集装箱的规格尚未做到标准化,受此波及的只有物流领域吗?倘若一个实验室出具的结果,在另一个实验室的机器上读取不了,会对现代科学产生怎样的影响呢?

  劳伦斯·布希是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社会学家,在这本《标准:现实的菜谱》里,他引领读者就为何要确立标准进行了新的思考,进一步研究了常见的协议和惯例,并提出了确立标准的方法。他的研究对象涉及各个领域。这本书与其说是对标准的技术性研究,不如说是检验标准如何被“运用、公布、选择、设计并在习惯做法中得以应用”的大胆尝试。

  根据布希的观点,“全球性的标准化”在启蒙运动时期便初见端倪。推崇理性的思潮促进了各种标准的制定,最终渗透进企业管理领域。西方工业化进程的加速和行业专门化的发展,同样强调了确立标准的重要性。1904年,托斯丹·凡勃伦对标准进行过精到的分析,“无法达到标准化的事物需要耗费大量心智,因此为经济发展所不容”。

  当然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标准化。许多与凡勃伦同时代的人特别害怕标准会磨灭个性,使生活变得了无情趣。还有一些人担心:如果对产品的质量加以定性,商战就会演变为单纯的价格战,最终致使坚持品质的厂商退出竞争。

  后来的事实却表明,正是得益于标准的帮助,或是布希口中的“标准化分级”,针对同一事物才可以有五花八门的标准。你楼下超市里琳琅满目的瓶装果酱,就是因为品种、质地、容量等属性差异而有分别,无论在商标局还是消费者眼里,“果酱”所指都已得到了“固化”。

  在布希看来,标准的主要缺陷并非它们让生活变得沉闷,而是它们经常诱发意想不到的后果。他认为,标准既是复杂的技术,又是道德的推手。它可以被滥用,也可以被投入到崇高的事业中。为此,他在书中举了不少实例。

  其中一例有关美国的“有教无类法案”(No Child Left Behind Act)。该法案将学生在标准化测试中的成绩与教学经费挂钩,直接导致某些学校忽视教学质量,一味追求高分。于是,好坏两头的学生就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了,资源都被集中到分数提升空间大的学生身上。这会使教学质量欠佳的学校疲于应付,学生的素质越来越差,与该法案推行的初衷背道而驰。

  作者据此总结道:“目前的挑战不是消除‘坏’标准,而是为标准赋予更多的价值内涵,以确保看似合理的标准不会导致恶性的结局。”

数据忽悠八式

下一篇:

柔性管理

上一篇:

永乐国际